請選擇 進入手機版 | 繼續訪問電腦版
  • 设为首页
  • 点击收藏
  • 手机版
    手机扫一扫访问
    迪恩网络手机版
  • 关注官方公众号
    微信扫一扫关注
    迪恩网络公众号

隱谷

    隱谷



    一

    “真漂亮!我也想剪個跟你一樣的短髮。”躺在搖籃鞦韆上的小琳,盯着坐在移動玻璃小茶几旁看書的琪琪,眼睛滿是星星。

    “別,我是為工作方便。你那麼漂亮的長髮剪了可惜。”琪琪探身伸手輕輕擺弄着小琳的頭髮。

    “咳……咳……”珂太太將東西重重地放在餐廳的餐枱上,輕輕地嘆氣:“這兩孩子!”

    “媽咪!”小琳高興地跳起來,自陽台走入餐廳:“有什麼好吃的?”然後將大包小包的東西逐個打開,珂太太溺愛地道:“有你最愛的芝麻湯圓和芝麻糕。”

    “媽咪,現在晶瑩剔透的桂花糕才是我的最愛!”

    見小琳對滿桌食物不賣帳的樣子,珂太太突然氣不打一處來,推着愛女:“好好地轉什麼?走走走,這是給你哥與琪琪休息的地方,你不要再來打擾他們了!”

    靜靜地在陽台玻璃門站着的琪琪有些尷尬,含首道:“林護士長,我回去上班了。”

    “別別……怎麼又叫我護士長,琪琪別見外,我是罵小琳丫頭不懂事。”珂太太忙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的,真的夠鐘回科室了。”琪琪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,不留你了。”珂太太邊說邊每樣食物取些裝好,塞到琪琪的手上,愛憐道:“帶回科室去吃。”

    二

    “死丫頭,不好好拍拖!”琪琪一離開,珂太太含着淚水推小琳出天台,按着她坐下,生氣地道:“琪琪是你哥的女朋友,你哥三十多了,你不幫忙還……還壞其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媽咪,你自己也知,你自己的科室、爹哋的科室、哥哥自己的血液科,大把小護士小醫生姐姐想做阿哥女朋友,想嫁給阿哥。”小琳大聲抗議,接着又噗哧一笑:“昨天我幾個小同事還粘着我向我打聽阿哥呢!”

    “唉,我也知,但那麼多年,冇一個能真正進入到你哥的心,除了琪琪。”珂太太嘆一口氣。“還有你,那男生那麼優秀,你為什麼拒絕人?也不給人家機會相處相處。”

    “小仙女,我也上班去了。”小琳邊往嘴裏塞滿芝麻糕,邊背起她的相機溜出門。

    剛才自己的漂亮丫頭與水靈靈的琪琪,那眼神、那動作……珂太太一陣眩暈,窩在搖籃上心痛得難以呼吸。

    好一會兒後,她失神地給兒子發信息:“我要給你更換鎖匙,到時你一把、琪琪一把。屋子是給你倆休息用的,不要再給小琳打擾你們。”

    三

    珂林看着母親的信息,苦笑着無奈搖搖頭……

    琪琪,是他上海醫學院的學妹。

    那時候,學院一年級的學生宿舍,浴室是公共的,大家裸裎相見沐浴,這還能接受;但廁所不是座廁,也不是蹲廁,而是腳下一條水溝,如廁時自己的、別人的排泄物就在眼皮底下,這令來自澳門的珂林難以接受,就放棄集體宿舍,租住學院的招待所。升上二年級後的宿舍好多了,有一格格的獨立座廁,就回歸集體宿舍,那招待所則被來自澳門的學妹琪琪接手了。第二天,去招待所取回物件時,兩位櫃枱阿姨嘖嘖稱奇:“那丫頭才十七歲,還要父母補簽字。”“那小馬尾還不要電視機,說要專心學習,要求我幫忙搬走。正好,我們每人一部,各看各的,不用爭。”

    怪不得,走起路來那長馬尾一搖一搖的,成個中學生,原來才十七歲,自此令他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之後不用他打聽,琪琪的消息自動入耳:每年均考第一、每年都拿一等獎。更過分的,是她那出色的英語能力,好多老師投稿國際雜誌前,均請她過目修正論文的英語文法等缺陷。醫學院的那些年,他的心田,被那漂亮出眾的人兒填得滿滿的,好在她兩耳不聞窗外事,一心只讀聖賢書,對身邊的狂蜂浪蝶一直充耳不聞。

    四

    住在醫院旁,並不是人人能接受的,所以,醫院靠山風景獨好的屋子,被身為醫生護士的珂林父母以十分相宜的價錢購入。現在父母退休,搬去路環住,醫院旁的就留給珂林,方便他休息。

    該大廈依山而建,屋子是複式,一入屋是第二層,順着旋轉樓梯而下才是第一層,寬闊的陽台位於第一層,而第二層不設陽台,故陽台開揚明亮通透,最特別的是伸手可及山旁的綠植,足不出門卻好像身處野外,令人心曠神怡。

    陽台左邊有一顆連理樹自地下長到樓上人家的陽台下,一家人都喜歡在陽台喝茶看書聽音樂,自從小琳在連理枝下裝搖籃鞦韆後,陽台便成了她的安樂窩,更被她命名為“隱谷”,還自製“隱谷”木牌掛在連理樹幹上。

    穿衣打扮風格像三毛,靜默時外表柔柔弱弱像林黛玉,但一講話像開機關槍,走路腳下帶風的當攝影記者的小琳是自來熟。明明是通過哥哥才認識琪琪的,卻相見恨晚,二話不說就塞給琪琪鎖匙,要琪琪每天中午去屋子休息休息,還被吩咐如果晚上被傳召回醫院,工作完後也要回屋子休息至天明才回家,說晚上回家不安全。

    有她在,幾乎輪不到哥哥講話,琪琪都被她霸佔了。珂主任,琪琪的上司、珂林父親常常無奈搖頭笑道:“小琳從小被我們寵壞了。”

    她經常掛在嘴邊的就是:“在西方,病理科醫生有‘醫生的醫生’或‘醫生的老師’之稱,琪琪你太型啦!”

    “當然,病理科醫生入職要求可嚴啦!”珂主任點頭,隨即又搖頭:“你爸做了數十年病理科醫生,又不見你讚我。”

    選擇病理解剖,緣起於被顯微鏡下的病症細胞圖像所吸引,像是一幅幅藝術品,卻代表着各種痛苦疾病,每次解析可以實現追求知識的成就感,也是救命關鍵……恬靜的琪琪笑向小琳耐心解釋。

    五

    病理就是給疾病定性,可以說是對疾病的終審。“終審”,在法庭裡,意味着最後一級審判,再不能翻案,而病理診斷在醫療裡有着類似的“權力和地位”……珂林唸畢,揚着手上的報紙:“我家大小姐什麼時候轉做醫療記者了?”

    “哥,下班啦!”。小琳與琪琪齊齊笑望珂林。

    “哥你還別說,小妹我接下來還真要負責一個醫療專輯呢。”她望向琪琪的眼睛滿是星星:“當然,病理解剖是重點!”

    珂林不知怎麼回應好。

    “我倆正要討論專輯編排呢。”小琳一邊嚷嚷:“上去上去,別打擾我們,我倆要為專輯做準備。”一邊將哥哥推向旋轉樓梯。

    搖籃上拿着書本的琪琪轉頭望向珂林:“真的,明天我解剖大體,小琳負責全程攝影。”

    我也想解剖大體!珂林慢慢順樓梯拾級而上,卻聽得小琳道:“我去放熱水,咱們好好泡泡澡,明天要應付巨大的體力消耗。”

    你們、她們……為什麼……自己最愛的小妹與自己心中的女神!



    聽    濤



54

鮮花
88

握手
47

雷人
84

路過
61

雞蛋

該文章已有0人參與評論

請發表評論

全部評論

扫描微信二维码

查看手机版网站

随时了解更新最新资讯

400-123-45678

在线客服(服务时间 9:00~18:00)

在线QQ客服
地址:上海市虹口区武进路齐浜大厦456号2幢10楼
电邮:green_ps@ppap.com.cn
移动电话:13301215647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